金小玲:奋斗在扶贫路上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4日 来源:团结报 【字体:

  

    早春,湘西的田野已经换上了点点新绿。 

  吉首市人防办驻该市矮寨镇新溪村的第一支书金小玲正在计划着去看看去年种的油菜长势如何,想去听听老百姓的反馈,还盘算在“一地生二金”之外,还有什么增收模式。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一定会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今年年初,在2018年度“狮子型”干部评选中,吉首市人防办驻该市矮寨镇新溪村,第一支书金小玲成了“最小”的“狮子”。 

  说她是“最小的狮子”,是因为她的身高不到一米六,瘦瘦的,讲起话来慢条斯理,声音也很是悦耳。初见她,头发随意地扎起,未施粉黛的脸庞是健康的小麦色,这成为她转战吉首市己略乡夯坨村、简台村,矮寨镇新溪村3个贫困村,连续6年不惧寒冬,不畏酷暑,为农民增收致富努力奋斗的最好见证。 

  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拔出穷根 

  “我做的不算什么,比我付出多、比我更辛苦的人更多。”对“狮子型”干部这个荣誉,金小玲既高兴又谦让。事实上,成为“狮子型”干部并不是金小玲的初心,她说自己只是想做好本职工作。“狮子型”干部评选报名时,金小玲为了村里的事情东奔西走,无暇顾及其他,是吉首市驻村办整理材料,将她的事迹报了上去,这才有了“狮子型”这一荣誉。 

  面对荣誉,她是一头谦逊的“狮子”;但面对工作,面对群众的需要,小小的金小玲似乎能克服所有的艰难险阻,能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回想20139月,金小玲第一次担任扶贫干部前往夯坨村时的情景:水泥路只到村口,剩下的都是泥巴路,下雨是泥,天晴是灰,走几步就可看见东一堆西一堆的垃圾;几十年前的老木房有的东倒西歪,年轻人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老人和小孩……与城市的差距,意料之外的贫穷,击中了她柔软的心,也激起了她的斗志。 

  夯坨是什么地方?夯坨,属吉首市己略乡管辖,距离吉首仅20公里,却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数百年间,村民守着几亩薄田度日,虽与世无争,却为贫穷所困。2012年底,己略乡政府发动村民种植茶叶,时任村支书的龙补国看准了茶叶的巨大潜力,产生了种茶叶致富的想法。 

  茶叶前景好,但周期长,从种植到采摘,需要3年左右。3年里,不说地里产生不了经济效益,还要花钱培管,这让依靠土地生活的农民打起了退堂鼓,谁都不敢轻易尝试。 

  为了打破这种局面,金小玲在推进村里基础和环境建设的同时,向上争取补贴,走村入户推广茶叶种植,联系资金修产业路,修茶叶厂。工作队工作深入,村里基础设施逐渐完善,补贴资金一步步到位,从2012年到2014年,夯陀村的茶叶种植面积从几十亩,一百多亩,再到400多亩,从在地里种茶到开荒种茶,从无人问津到主动参与,曾经的荒山,成了夯坨的绿色宝藏。 

  “那是我印象中最深的三年,从无到有,是我们工作的见证。”金小玲说。现在,龙补国的茶叶脱贫致富之梦早已成真,夯坨村已经形成了种植、生产、销售一条龙产业链,还有了茶叶专业合作社,心里无比欣慰。 

  啃最硬的骨头,从实际出发 

  2016年,脱贫攻坚全面推进,金小玲还没有看见夯坨村的茶厂挂牌,就被派往比夯坨村更偏远的简台村。简台村在夯坨村更北的山里,虽说曲径通幽,可实际上道阻且长。 

  本以为有了两年多的扶贫工作经验,可以轻车熟路地开展工作,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到简台村,就遇到了一个难题:村里两年共8万元培管资金滞留。 

  为何?经过调查,金小玲发现原因既简单也复杂:简台村茶叶种植面积小且分散,村民对各户的培管面积存在异议。怎么办?金小玲采用了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实地测量。 

  说来容易做起难,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往往需要面对最艰苦的现实情况:种植面积分散,测量难度大;时至初冬,细雨纷飞,更增加了测量难度。村干部不相信工作队真的会将茶叶面积量下来,老百姓说一个星期也量不完。但是,为了能够将培管资金分发下去,为了村里的产业能够发展起来,为了村民能够早日脱贫致富,金小玲说,再困难的工作也要做。 

  金小玲将工作队和村干部分为三个小组,拿着皮尺,冒着雨雪,从天亮量到天黑,饿了就在田间啃馒头,累了就在田埂上歇一歇,一个星期后,终于量完了所有的培管茶田。8万元培管资金悉数发放,村民毫无异议,小巧的金小玲也因此收获了“女汉子”的称呼和村民的尊敬。 

  金小玲生在农村长在城市,大学毕业后进入吉首市人防办工作。从在机关工作到办公室和扶贫工作两头挑,再到“全职”扶贫,是什么让她有如此大的毅力?她说:“作为一名党员,组织既然把担子交给了我,我就要努力地出色地完成。” 

  做最长远的打算,授人以渔 

  2018423日,湖南省扶贫工作暨作风建设年动员大会宣布,吉首市正式脱贫摘帽。 

  吉首脱贫了,但金小玲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这一年,金小玲又转战矮寨镇新溪村,担任新溪村第一支书。 

  从脱贫攻坚到巩固脱贫,金小玲的工作从建设基础设施、发展产业,向抓班子建设,带领村领导班子走程序化、规范化的管理路子转变。 

  在新溪村,金小玲结合党建、同建同治,充分利用主题党日活动,将党员同志紧紧围绕在党支部周围;通过美丽乡村建设、文明村建设,以及乡村振兴建设,统筹平衡建档立卡户和非建档立卡户的关系、利益,建设和谐乡村;积极推广“一月一走访”、“群众大会”、“文明卫生家庭”等活动,鼓励群众树立不等不靠、勤劳致富的决心。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了防止返贫,金小玲根据新溪村位于河沟,且有种植水稻的传统,邀请州、市专家到村指导推广优质稻种植、稻花鱼养殖,实现每户一亩“鱼稻双千”;又结合乡村旅游,积极带领村民们发展油菜种植等特色产业、建设40亩的育茶基地、打造农家乐等一系列增收产业,村民土地得到有效利用,人均收入实现翻倍增长。 

  毕业进机关,金小玲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扶贫干部,更没有想过一做就是6年。成为一名扶贫干部,金小玲不谈宏大的理想,只想出色地完成组织安排的工作,只想让百姓们脱贫致富。她看重的是扶贫事业背后党委政府温暖的传递:“看见老百姓笑了,我也满足了。” 

  有得必有失,对金小玲来说,三个村的发展是“得到”,村民收入增加了是“得到”,唯有面对自己儿子时,她的内心有不舍,她说:“孩子一天天长大,我很少有时间陪他,感觉亏欠了孩子很多。”从小跟着外公外婆长大,金小玲的儿子比同龄人多了一些独立,也习惯了晚上妈妈陪着睡觉,早上起床只有爸爸的日子。“我们只能用自己的行动,影响他,让他更加独立。”金小玲笑了笑,言语间有些心酸,随后又被自豪代替。